正在看:疯了吧,刚穿越就让我挺孕肚嫁人

第11章 他竟然,被一个女人抱了起来

    萧舒月神色自若,任由他打量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在装晕,既然她敢问这些话,就不怕君北寒质疑。

    君北寒很快移开视线,声音沉闷:“本王的身体本王清楚,并未中毒。”

    听罢,萧舒月笑着看了看孙府医:“瞧瞧,王爷如今都会给自己验毒了。看这样子,很快就用不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孙府医苦笑,心道,你们俩神仙打架,别殃及无辜好吗?

    君北寒瞪了萧舒月一眼,扭过脸,朝里面躺着。

    萧舒月看了看别别扭扭的君北寒,哪壶不开提哪壶:“王爷,我刚刚看到你摔了一跤,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摔了一跤?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夺命顿时就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萧舒月才不管君北寒怎么想,绘声绘色道:“就在我的院子里,王爷走路没走好,摔了个狗啃屎,啧啧,妥妥的五体投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!舒!月!”君北寒咬牙切齿,扭过脸,恶狠狠地盯着萧舒月。

    萧舒月没有丝毫的惧意,吧啦吧啦,详细地跟夺命讲述了君北寒摔倒的全过程,妥妥的情景再现。

    人不怕出丑,怕的是有人帮你回忆,还当着好多人的面讲出来。

    君北寒咬牙切齿地看着萧舒月的嘴唇一开一合,简直想给她缝上!

    这女人,太可恶!

    说完之后,萧舒月苦口婆心道:“夺命统领,王爷现如今虚着呢,你可得把他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的。”说着,夺命担忧地看了一眼“虚弱”的君北寒。

    该说的话说完了,萧舒月起身告辞,趁着夺命送她到门口的机会,她随口问道:“夺命统领,昨晚刺杀我的那拨人,查清楚来历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夺命苦恼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咱们王府查案的能力,这么弱?这都过去十几个时辰了,还没头绪呢?”

    “以往倒也没有这么弱。主要是王爷伤了,我心系王爷,腾不出手。”

    萧舒月眨眨眼睛,满脸写着“来求我呀,你求我兴许我就同意了”。

    夺命能做统领,也不是个傻的,一拍大腿:“对啊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行,你照顾王爷,我去查!”

    说完,夺命飞一般出去了。

    萧舒

    月站在原地,气得直吐气。

    这大哥的脑回路怎么长的?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,她去查案,谁要照顾君北寒那个面瘫啊!

    可一眨眼的功夫,夺命已经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就连孙府医也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男人没一个靠得住的!

    萧舒月心底愤愤不已,转身走进君北寒住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会儿,君北寒面朝里侧躺着,似乎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萧舒月乐得清净,从旁边的书架上抽了本书,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君北寒轻哼一声:“水。”

    萧舒月恋恋不舍地把书放下,没好气地瞪了君北寒一眼。

    这都多大的人了,怎么还生活不能自理呢?

    怨念归怨念,该倒的水还是要倒的。

    萧舒月拿起桌子上的茶壶晃了晃,还有水,随手倒了一杯,走到君北寒的床边。

    君北寒身子都没转过来,直接朝着外边伸了伸手。

    萧舒月把杯子递过去,君北寒接过喝了一口,言辞中竟带了几分娇嗔:“你让本王喝凉水?”

    “大夏天的,喝点凉水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君北寒嗖的一下从床边滚到最里面,扭脸看了萧舒月一眼,声音顿时就冷了: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萧舒月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儿,瞧瞧,这狗王爷还有两副面孔呢!

    “夺命统领去查案了,暂时由我来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用我伺候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萧舒月转身就走,但也没走远,寻了个屋顶猫着,时刻注意着君北寒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刚走,君北寒就拖着一条伤腿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嘴唇紧抿,微微皱眉,似乎每往前挪一步,他都很疼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他还是一步一步往外挪。

    他一路挪,挪到了柳燕儿的院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萧舒月简直想给他鼓掌。

    瞧瞧,身子都伤成这个样子了,还不忘来看心爱的女人一眼,这不是真爱是什么?

    但,奇怪的是,君北寒没进去,只是在门口站了站,很快就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要去的,似乎是门口的方向。

    萧舒月一路跟着,并未避着一直跟着的独活。

    最终,她看到君北

    寒和从外面回来的夺命碰面。

    俩人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