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重生之将军总把自己当替身

第七章你他娘的王八蛋 第(1/3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顾赫炎垂眸,攥着那块送不出去的玉佩,心里自嘲。

上一世,他落水昏迷,醒来时已在春猎营帐,手里紧攥着那块朱红玛瑙玉佩,慕博仁和贵妃娘娘确认他没事后,纷纷起身离开营帐,留清净予他歇息,而后傅诣前来探望,见他醒着,身体无恙,轻吁口气,目光温柔似水,轻抚他额发说道:“还好没事,见你落入水潭,着实吓了我一跳。”

慕之明心头一颤,问道:“是你救了我吗?”

顾赫炎看了他一眼,收起玉佩,站起身又将慕之明打横抱起来:“走吧,你怕冷,去营帐。”

顾赫炎将慕之明扶抱到赤马马背上,自己解下赤马侧背上的绳索,一端系在御马的笼头上,一端拿在手中,随后动作利落地翻身上马,将慕之明护怀中,嘴中呵出声,驾驭着赤马领着御马往营帐的方向疾驰。

果然他更希望是傅诣相救吗?

顾赫炎一言不发地抱紧慕之明,身姿稳健,步伐轻盈,不费吹灰之力跃上山涧,顾赫炎的赤马和那匹摔慕之明的御马皆在,御马这会倒是安静了,和顾赫炎的赤马颈部相交厮磨,温顺得不像话。

傅诣望着他的明眸,静默片刻,忽而一笑:“是。”

慕之明的问话让顾赫炎无言。

“摔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譬如飞鸟依人呢!”慕之明愤愤指责,恨不得上去薅它鬃毛两把。

见人挪离自己的怀抱,顾赫炎的眸光黯淡,他压下心中的失落,看着慕之明问:“有没有伤到哪?”

那上一世呢!难不成上一世同样是他吗?

“兄台,不劳烦这般,我可以自己走……阿啾!”山风料峭,寒意袭身,浑身湿透的慕之明在顾赫炎怀里结结实实打了个哆嗦。

慕之明此时因救命之恩,早已对傅诣感激涕零,这点小事怎会不答应,当即点头,让他放心。

怎么会是顾赫炎!救自己的人怎么会是他!

而如今,回忆起这一切的慕之明忍不住以手扶额,咬牙切齿。

山道两旁,枯叶未落尽但已染春意的树在眼前齐齐倒退,慕之明静下心,开始回忆起前世种种经过,试图剪断、理清这千丝万缕。

“多谢殿下救命之恩,日后定结草衔环,至死不忘报恩,对了,这个还给你。”慕之明忙将手里的朱红玉佩交予傅诣。

“那个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慕之明深呼吸数下,虽然一下还未从盘根错节的阴差阳错中缓过神来,但还是先给予谢意。

“对。”顾赫炎解下系在腰间的玉佩,递给慕之明,“喜欢?收下。”

他在做什么蠢事,自己的东西,慕之明定是不要的。

慕之明愣了愣,随后哭笑不得地连连摆手,“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慕之明撑起身子,声音战栗,神情错愕:“怎么……怎么会是你?”

“这块玉佩,是你的?”慕之明忽然前扑,指尖颤抖地指着顾赫炎腰间佩戴的朱红凤凰涅槃玛瑙玉佩。

傅诣眸光闪过惊诧,伸手收下后笑道:“我还以为落入水潭深处了,原来在你这,万幸万幸,对了,这是父皇赐予我的物件,若是被他人知道我曾弄丢过,怕有心人多言碎语,会惹麻烦缠身,能不能请你别将此事告诉他人。”


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