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救赎的正确姿势

第7章 小奶狗

    顾蜜如已经料到司献春肯定会生病,但没想到他会病得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新到手的那点银子,打发了家里的仆人之后,请了一次大夫,就全都填在大夫那儿了。

    因为司献春的毛病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寒冷和饥饿,已经彻底掏空了他的身体。他要一边调理,一边治病。还有身上的冻伤也需要调治专门的药膏。

    大夫要了很多比较名贵的药材,这些药材新阳镇根本没有。顾蜜如带着章钱和徐四出去,辗转了好几个城镇,才把这些药材找齐。

    这还亏得新阳镇有一个医术还可以的老大夫,曾经是皇城当中太医院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年纪特别大了,在宫里头犯了错,帮错了娘娘,受到了连坐。用一生的功劳,就只换回了一条命。告老还乡孤苦无依。

    虽然医术还不错,但是权贵们因着他犯的错,没有人敢把他雇佣到家中。所以他就只能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养老,给这周边的镇子上一些民众看看病,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他价格收得还算实惠,看过了司献春的状况之后,倒也并不大惊小怪。毕竟宫中出来的人,什么样的情况没见过?

    他一口答应,只要药材供应得上,司献春的身体他绝对能够调理过来。让司献春恢复这个年纪该有的健康,也不会影响以后。

    顾蜜如彻底把心放回肚子,既然要救赎,如果人总是病病歪歪,还治不好的话,难度就会加大不少。毕竟生病的人好脾性的太少了。

    家里面的宅子还挺大的,顾蜜如索性就把老大夫接到了家里来住。也不差他那一口饭,一炉子炭。

    然后将翠莲安排在家里照看着。她自己则是拿着一堆首饰,跟着找药材的章钱和徐四,去其他的城镇当中转了转。把首饰出手了一些。

    首饰换了一些银钱买了药材,但这样坐吃山空也不是长久之计。治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治好的……宅子短时间要出手也很难,很容易被人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顾蜜如在外面奔波了两天。回到家里之后,又把原身的那个账本拿过来翻了翻。

    重点看的是两个人成婚的时候,那两个铺子到底是卖给了谁。看完之后,顾蜜如又去那铺子附近转了几圈,心里就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正月初八,昏昏沉沉烧了三天的司献春,终于在连着三碗汤药灌下去之后,高热退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一直在照顾司献春的是翠莲。

    不过贴身的一些东西,比如出汗了换衣服要顾蜜如来。司献春昏昏沉沉偶尔晚上或者早上醒了,要方便什么的,都是顾蜜如打理的。

    小炉子上整天整天炖着软烂的米粥,有时候放一些肉糜,有的时候放一些干菜。

    司献春偶尔醒过来就给他灌粥,吐了也没关系。吐了接着灌,能吃下去多少算多少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几天,大年初八的晚上,烧彻底退下去了。司献春也终于睁开了眼睛,恢复了一些神志。

    彼时他躺在床上,身上盖着柔软的被子,身下也是干爽柔软的褥子。被子里面还灌着汤婆子,就贴着他的侧腰,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司献春睁开眼睛之后,视线在床顶上聚焦了好久,还恍然间以为自己在梦中。

    他这些天都在做梦,一个连着一个的黄粱美梦。

    是他母亲没死的时候,是他还小的时候。是他那些仅存的,在没有得怪病的时候,被家里人宠爱的时候。

    反反复复都是那一些,司献春沉溺在其中不想醒来。

    而此刻屋内灯火如豆,还弥漫着一种熟悉的米粥香味。

    司献春慢慢地将视线从床幔的上方转到旁边,然后瞳孔骤然一缩。他也下意识地朝着床里一缩。

    因为顾蜜如就坐在她不远处的床边上,正在低头捏着毛笔不知道写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司献春之前以为自己还在梦里,根本就没有发现他和顾蜜如竟然在一张床上!

    顾蜜如听到司献春醒过来,在被子里动的声音。她没有转身也没有侧头,而是继续在摊开的纸张上一笔一画地书写。

    顾蜜如在写状纸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要告谁,吓唬人罢了。她发现原角色在成婚的时候,有一个铺子是被人给坑掉的。这个坑她的,还是原角色的一个相好。

    这个相好在记忆当中,是原角色的表哥,应该是原角色真心喜欢的一个人。只可惜是一个十足十的人渣混球。

    骗钱又骗色。现在拿了那个铺子,占了一个绝顶的好地方,结果就只倒卖一些粗制滥造的玉石。

    现在那间铺子是原角色的姑姑,也就是那二流子表哥的亲娘在顾着。不死不活地吊着……还不如收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自己肯定是收不回来的,顾蜜如决定明天先去找一趟张老板的婆娘……

    司献春看到顾蜜如在,就朝床里缩了一下,紧张地盯着顾蜜如的后背。盯了好一会儿,顾蜜如都没有回头,也没有跟他说话,司献春又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