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逆仙gl

第玖拾章 第(1/3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我这是,在想些甚啊!苏韵忱闻言方反应过来适才自己说了甚,那不过是自己下意识所想,怎就,就说出了……苏韵忱敛眸摇了摇头,将心中难明的心绪压下。

又是一剑落,金桦正欲拾剑的手蓦地一顿,腰间一软,便倚入了苏韵忱的怀。苏韵忱凝眸拾剑,一手挽上金桦的腰,赤羽与长剑碰撞而起,带着片片竹叶。

月光竹影,清泉流光,白衣红裳,青丝成霜。竹叶缓缓落于湖面,激起圈圈涟漪,与湖面紧紧相依。

“我知。”苏韵忱截住了金桦的话,勾唇同样欠身,二人的距离瞬间被拉近,金桦的心更是不再平静。苏韵忱笑着在金桦耳畔轻道,“殿下可还记得,允了我的好处?”

金桦愣了愣,随即点了点头,并未多想,“好。”苏韵忱闻言这方满意的起身离开金桦,退到了一旁的亭栏上跨步而倚。金桦拂袖显出赤羽,朝苏韵忱看去。

待陌子初走后,二人方拾步出了屋,朝庭院去。金桦回眸朝苏韵忱笑道,“苏苏莫看子初那模样,其实装扮起来,比女子还慢!”若非如此,陌子初亦不会贯以闲散示人,若逢出府,他断是不欲梳理的,一来耗时,二来,怎样皆不如那闲散样舒适。

金桦闻言点了点头,“嗯,嗯……”

苏韵忱带着金桦的剑舞相合,二人舞得肆意,更舞得大胆,舞得烙入彼此的心尖。剑落收

“知晓了,子初快去罢。”金桦无奈的同苏韵忱站起。

“那不若殿下剑舞一番可好?”不知为何,苏韵忱素来酒力甚佳,时下,竟觉有些醉意,心亦微动起来。彼时那月下独酌舞剑的身姿,又回荡在了苏韵忱脑中。

“公子,该用药了。”酒过三巡,席亦近毕,门外的小厮方拾步进了来。

陌子初换裳梳理贯常的慢,金桦是知晓的,彼时入学时,陌子初便因这被陌衔几次责罚,只是这习惯,到了这般,还未能改去。

混着淡淡酒香的话语在金桦的耳畔散开,映上丝丝醉意。

末了方想起甚的再次开口,“还有劳殿下,带苏姑娘在庭院小游。”

待那人儿怀笑坐好,金桦方拾剑而起,周遭的竹叶疾悬而下,籍着金桦的剑风飒然而动,红裳清衣,剑如行云,庭院中的星火与之荡漾,让人入迷。苏韵忱看着眼前舞剑之人,记忆不断与那晚麦地下的身影重合。

“苏苏,苏苏?”金桦欠身凑近正神游的苏韵忱,苏韵忱被金桦一惊,对上她那清澈的眸,宛若那身后的湖水。“苏苏在想甚?我与子初当真……”

连这般事皆是知晓……

二人头顶枯黄的竹叶在盘旋。

金桦闻言一怔,心道,苏苏这莫不是误会我甚了?“苏苏,子初与我,只是挚友,断没其他的。”金桦上前抓住苏韵忱的手,一脸的真挚,“我适才说的,不止我,彼时学中的同窗皆是知晓的。”

陌子初这虽非病,但陌衔左右亦挂心着,遂寻了甚些补药,欲给陌子初补身用。金桦自是知晓的,遂是未做他言。陌子初闻言起身朝二人作了一礼,“殿下与苏姑娘稍等片刻,子初去去便回,今夜临城有灯会,待子初换身衣裳,带殿下与苏姑娘前去游玩一番。”

苏韵忱闻言微愣,颔首淡道,“你与陌公子,倒是颇为交好。”


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